首页 | 容颜 | 服饰 | 美体 | 情感 | 健康 | 风情 | 他·她 | 美丽·修身 | 秘密花园
 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情感 >> 故事
看吧 偷情就是这样露馅的
  1

  男人拥着女人,问:

  “想不想我?”“想——想死我了。”女人抱怨着,“你真是的,一走就三个月,你以后是不是要被常派到外地分部去啊,你让我怎么办,你就不想我?就不怕我跟别人了?”

  女人的娇嗲让男人有点酥软,又有点怕。

  “是呀,就怕你这个坏女人,跟别人跑了!这不我就回来了。本来怎么都要待到月底,我这可是抽空回来,给你个惊喜。”

  “哦!说得那么好听。其实是突然袭击,检查我来了吧。”

  “你怎么那么聪明啊。”男人手上加了力,女人忍不住咯咯笑起来。“你还闹我,我不是很乖。”说得男人得意起来。

  男人情动,却被女人拦下了。“我不是安全期。”男人心急火燎起来,“那拿套子来呀。”女人撑起身,俯身到床头柜里翻了又翻。没有。女人想起来了,“完了,你走那天不是都用光了?”男人也想起来了,可忍不了,说:“算了,就这一次,不会有事的。”女人坚拒,“那不行,有事又不是你有事。”遇上这种事,可真的是烦恼,男人的脾气渐渐上来了,女人觉得真是扫兴。

  “那还能怎么着,现在下去买?”男人问。女人想想也烦。忽然她想起来了。“对呀,我包里有。”话一出口,她就后悔了。哎呀,怎么解释她在他不在的时候买这种东西啊。可话都说出来了,女人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地起身拿包,翻出一盒新的安全套来。

  她兴致勃勃地爬上床,边拆封边说:“我好久没碰到这个牌子的了,前天碰巧看见,想你就买了。”女人说得有点提心吊胆,看男人却全没在意,只一心要拿了来用。

  盒子打开,是三个包装的,一打开男人才愣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拿出来的三连包装,一个边多出一角破碎的包装袋,像极了前面已用过了一个,撕的人太急色不小心撕坏了留下的。女人是多精明的人啊,一眼就看出症结,立马撒起娇来,“你想什么呢!你看盒子的包装纸才撕开的,还在这里呢。”

  男人脸上阴晴不定地转了又转,看得女人心里发虚。女人为自己叫屈,好巧不巧遇上这种倒霉事,真是雪上加霜。好在男人脸上终于多云转晴了,他搂住女人安抚道:“我当然知道,这种三联装的我又不是没买过。不过你这个小倒霉鬼,要不是你老公我知道,你就惨了。”女人终于吐出口气,又觉得好笑——是呀要不然可真的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,偏巧本来也不干净,那还能洗得干净?

  女人继续撒着娇,男人若有所思地有一句没一句地调笑着,看来这一晚只好谈心了。

  2

  张菁菁坐在林昭车上。两个人最近好久没见了,有点生疏。

  林昭问:“去哪?”“随便。”张菁菁心里是真随便,好久没出来跟林昭约会,也真不知道跟他干什么好。看电影、吃饭、喝茶,喝酒或者聊天,他们早过了那种初级阶段,说来也没意思了。

  “那……去我家吧。又能看电影,又有吃的,又能喝酒。”林昭提议。说得张菁菁笑了,她不想解释,忙答应:“好啊。”其实到了他家固然能看电影、吃饭、喝酒聊天,可他们最后绝对不会做这些事。不过林昭的急色,让女人多少有点得意。表情变了柔和起来。林昭也注意到了,悄悄看了她几眼,两个人对视一下,有了默契,相视一笑。林昭加了一把油门,专心开起车来。

  张菁菁想起了什么,拿出手机趁空发了个短信。短信发过去没多久,就有电话打了过来。

  “哎。我晚点回去。这边有个同学住在这里,她刚把腿摔坏了,给我发了好几个短信,我去看看她。……对,时间没准,可能很晚,你别等我了。……哦,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,我怎么着都得比你晚回去的,她可爱聊了。……拜!”

  张菁菁放下电话,表情正常。林昭看了她一眼,说:

  “最近我约你,干吗都不愿意出来?”

  “没什么,就是不想出来。”

  林昭顿了顿,有些小心地问:“怎么?现在跟你老公感情那么好?”

  张菁菁瞥了他一眼,没回答。正在这时,林昭的手机响了,他看了一眼,跟张菁菁做了一个“别出声”的手势,接起了电话。

  “嗯。……啊……好啊——行。……没事。你说了算。……那就这样。拜!”林昭放下电话,没有女人表情镇定。

  张菁菁有一搭没一搭地问:“你女朋友啊?”“啊。”林昭答。“还是原来那个?”林昭想了想,“对,还是。”过了一会儿俩人没说话。忽然林昭“噗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说:

  “你说咱们这像不像出幽默剧啊。你跟你老公打电话,我跟我女朋友打电话——我们是不是很有趣!”

  女人的幽默感跟男人不一样,没搭腔。过了一会儿她问:“不想结婚?”

  这个问题一向很乏味,不过男人还是回答了:“不想。”

  “不想也对,反正你这种人结了婚也一样。”说得林昭向女人顽皮地一笑,有点挑逗的意思。张菁菁也笑了。这一刻俩人的气氛又好起来。

  过了会儿,她突然又说了:“男人结婚也一样——”“我老公最近有外遇了。”林昭踩一脚急刹车,他差点闯了一个红灯,他看着那个红灯愣了一下,那个红灯有点坏了,一明一暗地闪着。

  “这就是你最近不爱出来的原因?”林昭想起刚才的谈话,问。

  “也不是。”张菁菁看上去懒懒的,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。“就是没心情,不想出来。”

  3

  女人回到家,一开门,满室冷清,一缕阳光斜斜地射进屋里来,淡淡地好像有点烟在飘,其实是灰尘。

  女人把提包扔在一边,高跟鞋一踢,倒在沙发上。果然没有回来。她也没抱希望,无所谓了,女人没精打采地伸手够到茶几上,想拿一支烟,忽然看到烟灰缸里有一支刚刚熄灭的烟头,还在冒着淡淡的烟。他回来了?!像是回应女人的想法,卧室的门这时候开了,男人走出来,看到女人问:“怎么那么早回来?”

  女人还没反应过来,直觉已经敏锐地编起话来:“同学那里睡不习惯,睡不着,又没事做,就早点回来了。”女人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,问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话一问出来,男人一愣,马上女人就知道不对了。

  “我……”男人习惯性地想回答点什么,可该回答什么呀?他难道不该回来吗?这是他家,他不回来去哪里,他又没有像女人那样报备,说住在同学家里过夜不回来了。女人为什么这样问?难道她知道了什么?

  男人狐疑地看向女人,女人这时已经坐起身来,不再像刚才那样懒散,他想看她的眼睛,可被她躲了过去。

  女人“哦”了一声,好像男人已经回答了什么,转身就进了洗手间。

  这是早上凌晨四点,女人拉开洗手间的帘子,空气中有股露水的味道。趁着清凉的空气,女人用冷水洗了把脸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警告自己警醒一点。这时男人已经跟着进了洗手间。镜子里两个人有一秒钟的对视,冷得就像两个陌生人,不过没等两个人尴尬,男人熟悉的身体就已经围拢过来了。男人吻着她的脸颊,问:“怎么?不开心?”

  女人点头,有点撒娇地说:“跟女人在一起好烦哦,听她抱怨听得我头都炸了。她还是赶快找个男人吧,这样她就不会来烦我了。”男人笑笑,宠爱地吻到她的脖颈,“那以后她约你也不去好了。又不开心还不如回来陪我?”

  女人笑着挣脱开,但没说话,男人又想把手臂缠到女人腰肢上,被女人推开了,女人转身出了洗手间说:“你还有力气啊。”

  男人又愣在那里,表情怎么都摆不对,心里慌慌地可又什么都不敢说。女人回头一看男人的表情,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,今天怎么了神经总是出轨。她赶快摆出笑盈盈的表情,回身拉着男人的手臂,边把他推到沙发上边说:“你不是也没睡,我看你又抽烟了。”

  女人点了一支烟给男人,男人还是沉沉地不说话。良久。女人有种预感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就看她有没有准备好足够了泪水了。

  男人终于说:“你知道了什么?”

  女人沉默着,酝酿酝酿,可眼珠一直是干的。她忽然觉得自己好辛苦,心一酸,眼圈总算发热了。这时候男人一直听女人没回答,就抬起了头,看到了女人的表情,这时女人才开始说话,很虚弱地,仿佛所有的力气都用来忍着眼泪。

  “你有外遇了?”

  男人硬着头皮不答反问:“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口气好不强硬,女人一委屈眼一眨,第一颗眼泪就落下来了。

  “几个月前就知道了。”说着,女人就呜呜哭起来了,眼泪戏剧性地喷薄而出。

  哭,是很痛快的。女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了,就觉得哭得一根线从喉咙窜到胸口,火烧火燎地疼,很痛快地疼。

  “五一长假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了。”男人一听心里一紧,这女人真是敏感,要知道他们五一长假的时候是好久以来他们感情最亲密的几天,哪里也没去,像对新鲜情侣一样,整天腻在床上,恩爱得不得了,在这种时候,女人都可以感觉到他有外遇,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他以为自己做得十足十的圆满呢。

  女人回想起来,第一次感觉到是在那个傍晚。两个人也不顾时辰就胡天胡地起来,之后便睡得混混沉沉的。女人迷糊中听男人起身穿了衣服,跟她说:“我去洗个澡。”女人胡乱应道:“那你洗完叫我,我也要洗。”男人没吭声,哼了两声好像欲言又止,女人眨眨眼清醒过来,忽然明白:“哦,你想去蒸桑拿啊,那你去吧。我睡我的。”男人松了口气,又过来亲了亲她,就带上门出去了。

  女人这时一点睡意也没了,一定有什么不寻常。难道是想趁我睡倒了,去会别的女人?女人忽然觉得好凄凉,虽然知道可能是自己多心,但也忍不住自伤自恋起来。不想,这时候男人又推门回来了,女人翻身看他,男人有点窘地笑着:“我不去了,我回来陪我老婆。”女人一边鼓动着他:“去吧,干嘛不去?”一边心里更加确定了,一定有问题!

  第二天在洗手间里,男人正腻在女人身边,忽然兜里的手机响了,不得以他在女人身边接起了电话。“喂?哈哈哈……”男人讲电话的声音显得有点异常地大,“你呀,怎么会给我打电话……当然了,哪里都没去,在家陪老婆呗……”女人自己走出洗手间,留下男人自己在里面讲。

  故事的轮廓已经渐渐完整了,有另外一个女人存在,她等着自己的老公抽空去和她约会,本来昨天晚上是个好时机,可阴阳差错让老公没了底气,就没去,现在打电话过来问罪了。

  这些微妙的事情,女人是不会讲给男人听的,怕他长了见识,以后骗人的本领就更高了。这种时候,女人只挑最直接的事实来讲:

  “我有一次没零钱,从你钱包里取,看到你钱包里层藏着一个避孕套。你知道我是做了长效避孕措施的,我们从来不用套,你有那个,不是有了另外的女人,还会是什么?”男人哑口无言,喃喃地说:“我跟她……”

  女人拦住他,要抢过话来,可先有另一波眼泪滚滚而下。她抽泣着,“我不想知道。别说。我知道那么久了,都不想确认这件事。今天晚上,我没在同学家过夜,我一直在外面逛,想知道你会不会借这个机会跟她过夜。就是今天晚上我也是一时起意,我一点也不想知道结果,所以一进家门,我以为你不在,你知道我有多绝望。可你在,其实你是在的。即使你跟她约会也不会彻夜不归,让我担心,你一直都待我好的,我知道!我知道!”

  女人已哭软在男人怀里,男人闭了闭眼,眼泪也不由掉了下来。原来这就是心痛。明明是他出轨,可他现在怎么也会那么心痛?以前说的百般谎话,做的百般掩护,当时觉得聪明,现在只觉得如小丑一般。

  “我不要失去你。你有外遇我也不管,只要别让我失去你就好。”这时女人的哀求已如羔羊一般脆弱,如尘土一般低微,男人还能说什么,把那哭散了的身体揉在怀里,胡乱应着:“不会!不会!我是爱你的,我跟她只是玩玩……”哪里还管话是不是真的。

  4

  林昭躺在床上,张菁菁已经梳洗完,坐在椅子上梳头发。

  林昭眯着眼睛看着她。

  “最近怎么又约不出你来了?”

  “老公看得有点紧。”

  “奇怪了,上次你不是说你老公有外遇了吗?是你忙着看他吧!”

  张菁菁斜了他一眼,满身的自负“呸”了他一下,好像是说“我像那样的女人吗?”“我们都挑明了,他后悔了,最近正起劲地表现呢,就怕我再怀疑他藕断丝连。所以老缠着我,电话也勤,躲着他干点什么都麻烦。早知如此,还不如不跟他挑明呢。”林昭听着来了兴趣,靠近身来问:“你行啊,有一手。”

  张菁菁惨笑,“知道坏女人是怎么炼成的吗?都是男人害的。”林昭讽刺她:“像你这样的女人真可怕,你别得了便宜又卖乖了。背着老公找情人,却还在老公出轨的时候好意思充宽容。”

  张菁菁脸上挂不住了,“我得了什么便宜啊?想当初,我没做错事,还不是一样被男人抛弃。现在我的男人真做错事,我原谅他,这还不够大度?”

  看张菁菁说得狠了,林昭有点怕了,换回笑脸,说:“好了,你不是也知道我老是瞎幽默吗?你那么美又厉害,什么男人能害到你啊?”张菁菁瞪了他一眼,“还不都是你。”

  “还记得我结婚前的那个男朋友吗?就是因为你闹崩的。”

  林昭想了想,“不对呀,我那时候连你的边还没沾过呢。你们分手不是因为他老在外地,他在那边找了个别人吗?”张菁菁惨然一笑,“当时吵出来是为那个女人,不过本来是不用分手的,我跟他耗了那么多年就想结婚了,哪个男人不偷腥啊,本来只想以这件事压压他,没想到吵来吵去把我自己的事吵出来了。”

  “怎么回事?好啊?我说那时候勾引你怎么那么难呢,原来除了你那男朋友还有别人?”

  张菁菁“啪”的一声把他的脸推开,“我要是有也就值了。”

  女人回想起一生中最惨痛的感情失败,至今还心有余悸。每一次回忆,都会让她的心更硬一点,把自己的秘密保守得更紧一点。

  “那时候你追我,正赶上他刚被派到外地,我好久没一个人了,真的有点动心。甚至我想,偶尔出一次轨,不让他知道,应该没有问题吧。为了怕弄出乱子,我还特地买了安全套,想千万要把自己保护好。可偏偏他突然袭击地回来,把我吓坏了,心想这是一个警告,再也不敢想做坏事了。”

  林昭回想,确实,追张菁菁是他追女人追得最辛苦的一次,看得出她心动却总是推委,直到后来她和男朋友分手,才和他发生了实质关系。可林昭还是不明白,女人没做坏事,怎么还会因为他而分手?

  女人才说:“我责备他不忠贞,他却反过来指责我。”女人也没想到,一个小小的安全套事件,却能让男人记得那么深,怀疑那么久。她记得男人说:“你以为我不会想啊。我不在家,你买什么安全套?平日里都不好意思自己去买,现在倒主动起来,肯定是在外面有了别人。”

  女人委屈,她虽然有出轨的心,但毕竟没做过出轨的事。男人做出出轨的事,她想原谅他,却没有了原谅的权利。男人说得倒好:“本来我们还可以在一起,可你曾想背叛我,我不能忍受这种事。”女人才知道,自己想得好简单,以为出轨这种事,可以一人一次算做打平手,谁也不委屈。可哪有这样的公平可讲?

  “你当我愿意这样?”,女人说,“我就是这么倒霉,总遇到出轨的男人。我是真想跟我老公在一起,可我再不会那么傻,平白把自己的短处暴露出来,让男人拿来说嘴。对男人,你只能占上峰,要不然,你以为自己和他站在同一水平线上,其实已经落了下处。”说完,张菁菁深深吐了口气,手指拎起桌上乱放的安全套,“给你女朋友准备的?”她问林昭,“要不是,就收好了,别被人抓住了把柄,被个套子曝了光!”

  林昭坏坏地笑着,看着张菁菁扭扭地出了门,心想:以后还怎么找得到一个自己不会怀疑的女人呢?看来是结不成婚了。

  若是张菁菁听到他心里想的,一定又要说:看吧,男人就是这样卖乖的!

选稿:王婧斐  来源:新浪女性论坛   
 
相关信息
 
热门推荐
 
 
+ 八种女性易拥有童话爱情
+ 女人的幸福生活标准?
+ 老外喜欢啥样的中国姑娘
+ 离婚女人:我是前夫的地下情人
 
+ 与黑眼圈说Bye的明眸眼妆法
+ 小心!十大最会欺骗你的恋爱定律
+ 大学生谈个恋爱四年需花96000元
+ 八一八你被网络所扼杀掉的好习惯
 
 
 
 
 
 
   
东方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